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暴力虐待- 鎏金兴亡录(残暴凌辱4
鎏金兴亡录(残暴凌辱4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免费人做人爱的视频_日本真人做人爱视频_男人和女人做人爱网站]

地址发布页:


第四章拷问

多摩王在尽情地发泄兽欲,粗暴夺走了公主的贞操后,搂着千叶的

**沉沉睡去,发着轻微地酣声。躺在多摩王旁边的千叶也是筋疲力竭,与其说

是甜美进入梦乡,不如说是悲惨地昏死过去。等到千叶醒来之时,发现她已身处

在另一个房间。

千叶对皇宫各处了如指掌,才睁开眼就知道所在地是原本自己居住宫殿旁边

宫女歇息的听差房。千叶挣扎着起床,仍旧**的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酸疼。尤

其是惨遭入珠加上辔头淫具的**强行开苞的肉穴和菊门,更是不时传来剧痛。

可能是知道侍寝的宫女隔天一般都无法太过活动,居然没有人在千叶边上看

守。千叶穿上摆在一旁的宫女服,狼吞虎咽吃掉桌上的简单饭菜,然后溜出房门。

东张西望、确定附近都没有人的千叶,悄悄地从听差房走到她以前居住的明济宫。

正殿的摆设并没有多大的不同,只是沾了不少灰尘,人事更已是全非。

千叶叹了口气,打开嵌在柱子上的暗格,里头还放着父皇送给她的护身匕首,

一瓶紧急时要用的砒霜毒药,公主印章,以及父皇亲手替她绘制的公主画像等杂

物。千叶把匕首和药瓶拽入怀里,其他的东西收好,把暗格关上。现今千叶能想

到的,就是匕首可以护身,还有毒药说不定能派上用场。

溜回听差房的千叶,开始计划如何逃出后宫,和奔雷铁骑及其他义军会合。

过了一个时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总算有其他宫女们回到听差房。千叶和

她们寒暄两句,正要开始打探消息,大门忽地被猛然推开,虎贲营副统领塔尔带

着几个壮汉军士闯了进来。

宫女们吓得尖声大叫,塔尔看到千叶,命令道:「大王召见刘映真,快点跟

着我。」千叶想多问一句为何大王找她,塔尔身后的爪牙们却扑了上来,把她架

起来。威风八面的塔尔恶狠狠地指挥手下:「把她带走!」千叶就这样莫名其妙

地被拖出听差房,带往多摩王的寝宫。

被架入寝宫的千叶,一进正殿就见到多摩王光着身子斜坐在御榻上,一缕金

黄色的绸被刚好盖在他吓人的龙根上。榻上还横躺着一名全裸的年轻美女,想必

是今夜奉命侍寝的宫女。不过不知为何,女子身上布满了鞭痕,气若游丝。

多摩王看到塔尔和军士们把千叶带进来,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说:「映真,

你来啦。本王有事问你。」千叶不晓得多摩王卖什幺药,只得强压住她紧张的声

调回话,「启禀大王,不知奴婢有何可以效命的地方?」

多摩王说道,「其实也没什幺大事。本王觉得你只是出身盐商之家,却是美

丽动人、谈吐优雅、态度雍容,很是难得。所以今晨特别派了虎贲营的军士到你

家向你父亲致意。」

千叶一听,登时感觉不妙,但是马上就恢复镇定,答道:「谢谢大王关心,

家父对奴婢能够进宫服侍大王,很是高兴。」

多摩王点点头,「是呀,刘员外一开始也是这幺说的。」多摩王揉捏着躺在

床上,似乎失去意识的年轻裸女的红肿**,继续说道,「但奇怪的是,我问过

床上的女子,她说她也叫刘映真呢。」

千叶哑口无言,知道这次难以脱身了。

原来生性多疑的多摩王,在奸淫过绝色的千叶之后,不太相信千叶出身于寻

常盐商家庭,倒比较像是高官或是将门之后,所以特别派遣塔尔带着虎贲营最为

凶悍的官兵前往刘家详查。这些有如凶神恶煞的彪形大汉一到了刘家,刘员外马

上吓得魂飞魄散,塔尔稍加恐吓,刘员外立刻就承认欺骗多摩王,送了身份不明

的替身进宫。

刘员外在交出藏身于地窖的女儿后,一起被逮捕入宫。刘员外被送进虎牢的

刑房逼供,刘映真则被剥光全身衣服,吊在临时搬进多摩王寝殿的刑架上,由多

摩王亲自指挥着手下拷问。

映真姑娘从小养尊处优,哪里吃过苦头。负责用刑的塔尔和其他军士们才在

映真的酥胸上抽了两鞭,屁股上打了几下板子,她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全招

了。但是映真所知实在有限,问了半天还是那几句。多摩王不肯相信映真确实不

知道千叶的来路,仍旧命令塔尔和军士们严刑伺候。

可怜的映真,硬是被各式皮鞭和板子抽打数百下,昏过去后用冷水泼醒,再

用其他酷刑继续拷打审问,诸如竹签刺手指,藤条抽**等等,折磨了好半天。

塔尔还亲自给映真上刑,用虎头钳轮流猛夹**,让映真痛苦地不停尖叫求饶,

最后终于晕了过去。映真被冷水又一次泼醒后,塔尔对映真胸前湿漉漉的饱满乳

房继续施用虎头钳酷刑。

最后虎牢的总管送来刘员外在刑房里录的口供,和映真完全符合,几乎一字

不差,多摩王这才相信映真已经全数吐实。

多摩王看着映真全身是伤的**,兽欲不禁高涨。多摩王一般来说只奸淫处

女,如果他看上了已经尝过男人滋味的女子,就必须送到「浴火房」先加以处理,

再来蹂躏。在太医验过映真的肉穴,证实还保有处女之身,多摩王下令原地把女

人清洗干净,准备加以奸淫。

虎贲营的爪牙们马上提来一大桶盐水,然后拿起桶里浸泡已久的粗棉布,把

映真从头到尾擦洗数次。被刑求得全身皮开肉绽的映真,伤口一沾到盐水,马上

吃痛,顿时发出惨叫。冷酷无情的军士们根本对哀号声无动于衷,继续用盐水使

劲擦洗。同时为了不让映真的呼叫声太过打扰到多摩王,塔尔还准备在映真的嘴

里塞了一块粗布,但是多摩王挥手下令不必要,因为他喜欢听女人哀号呻吟。

洗刷完毕之后,映真从刑架上被解下来,送到多摩王的御榻上。强忍**多

时的多摩王把军士们打发出殿后,迫不急待揉搓抚弄着女人的**。映真胸前的

一对**不但丰满,而且形状优美、又极富弹性,浑圆的臀部高高翘起,因此都

难逃多摩王的魔掌。浑身上下都是伤口的映真痛苦挣扎着,毫不怜香惜玉的多摩

王在双手游走映真玉体每一寸肌肤后,继续由他入过珠的**接手,先是给映真

的嫩穴破了瓜,再让她趴在床上、撅起屁股,把她的菊门也开了苞。

筋疲力竭的映真只能像块肉般地,任由多摩王凌辱,只能不时发出痛楚的呜

咽声。

多摩王在摧残映真之后,降旨把她贬为女奴。在把映真送到教惩院调教管束

之前,多摩王命令塔尔将自称是刘映真的千叶传唤来寝殿,看看这个女人葫芦里

到底卖什幺药。

站在多摩王面前的千叶,一瞬间决定孤注一掷,行刺杀父仇人。千叶镇定地

说,「启禀大王,我有证据我是映真。」

多摩王两眉稍微跳动一下,说道,「很好。你有何证据?」千叶把手伸进怀

里,莲步轻往多摩王面前移动,一边说着:「大王,就在这儿呢。」千叶忽地把

藏在内袋的匕首抽出,刺向多摩王。

多摩王身经百战,历练丰富,平常人根本难以近身。这回他更是对化名映真

的千叶早有提防,所以立即起身,强壮的手掌立刻锁住千叶握着刀把的细腕,另

一手用力打了千叶一个耳光,千叶应声倒地,连刀都被多摩王夺去。

在旁边守卫的塔尔和军士们大吃一惊,塔尔当即喝令:「大胆刺客!竟敢图

谋不轨。给我拿下!」千叶马上被四名壮汉像老鹰抓小鸡般地拎了起来。

多摩王虽然见多识广,但也没想到今天居然有人胆敢进宫行刺,震怒之下命

令军士们:「把她的衣服脱掉仔细搜查!」军士们立刻七手八脚的把千叶的宫女

服撕开,一遇到较难解开的环扣、绑带处,军士们也不多花时间,取出腰间的利

刃直接一刀割断。千叶惊叫连连,想要挣脱,但是军士们的力气实在太大,她的

粉拳根本毫无作用。

不一会儿,千叶藏在兜里的砒霜瓷瓶也被搜出来了。一看到千叶身上居然暗

藏锋利武器和毒药,塔尔的脸色铁青,有人在皇宫内殿里携带来历不明的刀械和

毒药,这可是虎贲营的重大疏漏。

千叶被剥得只剩半条勉强遮掩私处、薄如蝉翼的白纱,两名孔武有力的军士

左右把她架着,另外两人用手全身将她摸了一遍,连**和菊门也不放过,确定

她身上没有再夹带任何武器或物品。

多摩王沉着脸问千叶:「你是现在要告诉我实情,还是要在虎牢里的专门刑

房受尽酷刑以后招供?」

千叶咬着嘴唇,颤声说,「你这个暴君,休想我告诉你任何事情。」

多摩王深邃的双眼盯着塔尔,口吻却像若无其事般地说道:」那就照着刺客

所愿,把她带到虎牢拷问。」多摩王停顿一下,继续和塔尔说:「你自从升上虎

贲营副统领,皇宫里出了不少事。这次是本王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一天之内你

必须让这个刺客彻底招供,否则后果自负。」

面如土色的塔尔弯腰接旨。多摩王补上一句:「对这个刺客不必客气,一定

要重刑拷打、严厉审问,让其他企图对本王不利的乱党引以为戒、以儆效尤。」

塔尔再次躬身接旨,然后命令手下,「还不快把刺客带走!」四个彪形大汉

立刻将千叶押出多摩王寝殿。

千叶公主一路尖叫挣扎,被粗鲁的拖入虎牢。总管马上出来迎接副统领。塔

尔吩咐道:「这个是假扮民女、混入宫中的犯人,身上还藏着来路不明的刀械和

毒药,不知道是那一路乱党派来暗算大王的刺客。大王降旨把她定为钦犯,押解

到特别刑房由我亲自严刑拷问,直到招供为止。马上传唤你用刑最为残酷的手下,

跟着我们到刑房去。」总管闻言,立刻招呼了五个狱卒,领着一行人到虎牢最底

层的特别刑房。

阴森的刑房里,各式各样的刑具,一应俱全。塔尔下令,「先把她的衣服脱

光!」总管立刻亲自动手,把千叶身上仅存的薄纱撕破、扯掉。浑身颤抖的千叶

身上一丝不挂。

塔尔接着指挥着手下先将全裸的千叶公主手腕铐上铁链,双手高举过头吊在

刑房中间。然后她的双腿被粗暴拉开,脚踝绑上脚镣,分别扣在地上间距五尺的

两只铁环。两腿大张的千叶,露出昨晚才遭到破处的嫩穴,因为还没有机会洗澡,

阴毛还沾着多摩王以及自己的体液。千叶公主又羞又怒,呼吸急促的酥胸上下起

伏着。

这个刑求姿势是最为常用的之一,因为女犯的全身都暴露无遗,不管是要用

皮鞭鞭打,烧红的铁钳夹**,或是拿藤条抽打**,女犯无处可躲,只能全盘

承受。

塔尔脱去盔甲、衣物,只留下腰部的小块兽皮,恢复以前做虎牢佐领的装束。

他接着从墙上选了一条皮鞭,一手用鞭子把柄托起千叶公主的下巴,一手玩弄着

她还残留有多摩王齿印和唾液的浑圆**,说道:「我劝你还是赶快招供吧,这

里的酷刑不是你一个年轻姑娘能够忍受的。你长得美,只要肯供出你的真实身份,

是谁指使你来行刺的,还有你的同党们藏身之地,多摩王说不定可以开恩饶你不

死,你也免受皮肉之苦。」

千叶公主知道自己逃不过悲惨的折磨,仍然强作镇定,回答说:「多摩王倒

行逆施,残暴不仁,人人得以诛之。我不过是代表全天下的百姓除害。」塔尔冷

笑道:「不知好歹的贱人,好大的口气。我会让你马上知道什幺叫做生不如死。」

塔尔用力揉捏抚弄着千叶的**和奶头,直到千叶忍不住娇呼出声,塔尔这才放

手,把皮鞭交给一个虎背熊腰、手臂最为粗壮的军士。

总管差使一个手下搬了张椅子来,塔尔大喇喇地入座,吩咐他挑中的狱卒说:

「给我狠狠地抽她的**。」塔尔选的短鞭是用蛇皮做的,鞭尾处开了双叉,活

像是蛇信,质地和长度最适合抽打女人**。

奉命执行鞭刑的狱卒试挥了几下手里的皮鞭,发出咻咻的破空声,然后啪的

一声无情地落在千叶的丰满**上。千叶的两个大圆球弹跳了一下,一丝暗红条

纹立刻显现在她白皙的肌肤上,千叶痛得叫了一声。

狱卒看了塔尔一眼,塔尔轻轻颌首,给了继续用刑的指示。狱卒老实不客气

地开始挥鞭,用力抽打着千叶的酥胸。千叶一边挣扎,一边发出惨叫声。

塔尔打算在千叶招供后,好好享用她的**,尤其是她的**,所以不想太

过折磨千叶的双峰。塔尔在狱卒抽了三十多鞭后,摆了摆手,示意暂停用刑。

塔尔走近千叶,一把抓住低头喘息的千叶秀发,千叶被迫抬起头来。塔尔知

道自己的前途就操在这个女人身上,所以他厉声问道:「立刻给我从实招来,否

则我会用更残暴的酷刑对付你!」

千叶顽强地淬了塔尔一声。塔尔反手打了千叶一个耳光,又掐了几下她刚遭

到笞刑的**和奶头,骂道:「这可是你自找的。」塔尔转身吆喝手下,「你们

那个最会用皮鞭抽打**的,快去把鞭子拿过来!」

虎牢总管看了其中一个狱卒一眼,被点名的狱卒马上说道:「得令!」然后

自挂在墙上的众多皮鞭里选了一根最为合用的。

狱卒站在全身脱光的囚犯背后,用鞭子穿过千叶的胯下往上抽打女人最为柔

嫩的部位。千叶所能做的,只是惨号狂呼,企图挣脱手铐脚镣的手腕和脚踝都开

始淤血。

【鎏金兴亡录】 第五章情刑

千叶的**在被鞭笞了近百下之后,尽管疼痛不已,仍是坚不吐实。

塔尔于是吩咐狱卒用粗大得多的长鞭抽打千叶全身。这种皮鞭一般只用来刑求男

犯人,但是塔尔想要尽快逼供,以免夜长梦多,所以不惜动用重刑。

长鞭呼啸着穿破刑房里的空气,先是落在千叶的腹部,剩余的半节鞭子绕过

背部,鞭尾正中丰满的**,清脆的鞭子打击皮肤的响声伴随着千叶的惨叫声。

塔尔怒喊着:」给我再用力些打!刺客不招供,鞭子不准停!」塔尔其实很

喜欢听皮鞭抽打**的声音,因此遭到他拷问的囚犯,几顿鞭刑是免不了的。

即使是高大健壮的男人,也难以忍受长鞭的折磨,更何况是金枝玉叶的公主。

已经算是勇敢的千叶,在极端痛楚下勉强捱三十多下的抽打之后,终于不支,晕

了过去。

塔尔一边吆喝着狱卒把刺客用冷水泼醒,一边望着千叶满布鞭痕的**,心

里想着下一步要用什幺酷刑,让女囚尽快招供,不但可以交差,保住副统领的职

位,也能享受她的诱人**。

站在一旁的总管看出塔尔的心思,向他建议说:「启禀副统领,属下看这刺

客挺能受刑的,我们时间也不多。依属下愚见,若是大人有意动用淫刑,就要把

最厉害的几招搬出来。」塔尔沉思了一会儿,点头道:「那就准备全套拉绳吧,

连我在内每个在场的弟兄都可以参与用刑。」牢头和所有在刑房的军士们闻言均

欣喜不已,知道塔尔自己也忍不住女犯的美色。原来这拉绳淫刑分成两段落。前

面是对女犯的私处残酷用刑。若是女犯仍旧不招,就要对她的嫩穴和菊门展开暴

虐的**。听到副统领下令用刑,一班狱卒立即在虎牢总管的指挥下进行。

才半盏茶的功夫,狱卒们分头取来一节麻绳,一桶沙子,和一大罐的粗盐。

另外在一旁的狱卒早已把冷水准备好,一等刑具到齐,立刻把女刺客泼醒。千叶

呻吟着缓缓把眼睛睁开。

塔尔狞笑着把千叶公主的下巴抬起,说道:「怎幺样?你的小嘴还要继续硬

下去吗?我看还是招了吧。」千叶筋疲力竭,只能摇一下头。塔尔既失望又兴奋,

反手甩了千叶一个耳光:「好,这是你自找的。给我上刑!」

塔尔回到椅子,却几乎不能入座,因为他的**已经完全翘起。总管和另一

名熟悉拉绳淫刑的下属把麻绳用水略为沾湿,在沙子桶里滚过,然后把沾满粗沙

的麻绳从千叶张开的大腿间穿过,两人站在千叶公主前后,分别手持麻绳两头,

接着用力往上一提,麻绳就紧紧勒进千叶的下阴和臀间。

塔尔看一切就绪,朝总管点了下头。总管得令,马上和另一边的狱卒前后拉

动麻绳。麻绳本来就表面就粗糙,现在又黏满了沙子,摩擦起女人最为娇嫩的部

位,千叶当然立刻惨叫。虎牢的军士们继续拉动麻绳,副统领没有命令,谁也不

敢停下。

拉绳淫刑进行了二、三十下左右,千叶感到柔嫩的肉唇和菊门肌肤已经受不

了。好不容易塔尔才把手举起来,示意总管暂停。塔尔站起身来,用手捏住千叶

的**说道:「这淫刑还没真正开始呢,你还不愿意招供吗?」千叶勉强抬起头

来,怒道:「你们这群禽兽,别痴心妄想了。」塔尔从总管手上抢过麻绳,大声

说道:「看我亲自收拾你这贱货!」塔尔立即粗暴拉动麻绳,千叶公主随之全身

抖动哀号,汗如雨下。

这拉绳淫刑又持续了四、五十下,千叶已经再也叫不出声了。总管在一旁陪

笑说:「启禀副统领,依属下拙见,该是进行下一步的时候了。」塔尔停下拉绳,

把用手扒开千叶的肉唇,检视她的**。然后他再绕到千叶的背后,掰开她的美

臀,察看她的菊门。塔尔满意地点头,朝总管说道:「行了,把东西拿过来。」

在一边待命已久的狱卒赶紧将油瓶和盐罐送上。

塔尔把围在腰间的兽皮拉下,露出挺直粗大的**。塔尔从罐中倒出盐来,

把**把密密裹上一层又一层的粗盐粒。

准备就绪,塔尔走到犹在喘气歇息的千叶背后,狞笑着说道:「现在我要你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果要我停下来,唯一的办法是全数招供。」塔尔再次掰

开千叶公主的两爿丰臀,露出她饱经折磨的**。塔尔硕大的**对准了**,

领着粗长的**凶暴插入。千叶的**才破瓜一天,而且是被多摩王入过珠和套

着皮革淫具的异常**摧残,这回加上刚受的拉绳淫刑,**布满了密密麻麻的

小伤口,一沾上粗盐,其剧痛可想而知。原本垂着头的千叶登时仰颈朝天惨叫。

塔尔垂涎千叶已久,好不容易逮到这个机会,那里肯轻易放过。他早就打算

即使千叶一开始就熬刑不住,如实招供,他在录完口供后还是要找借口对她施加

淫刑,然后恣意虐奸。塔尔一面尽情**着千叶公主的肉穴,一面两手伸过去托

住她的**,大拇指与食指紧紧揉捏抚弄她的奶头,塔尔奸淫千叶的动作越来越

快,力道也越来越猛。

千叶公主自小养尊处优,那里想到世上会有这般残暴的酷刑,她只希望赶快

昏死过去。**了千叶公主的肉穴三百多下后,塔尔在最后关头拔出**,稍事

喘息,他还想继续下一轮的淫刑。他喝了口狱卒递上的水,补了一些粗盐粒到阳

具上,再次站到千叶公主后面。

塔尔掰开千叶布满汗珠的美臀,**这回却是对准了菊门。千叶公主察觉塔

尔的**在她的后庭磨蹭,知道他的邪恶意图,终于忍不住求饶了:「不要呀

……我受不了……你的家伙太粗。」。塔尔知道正事要紧,停下他的**问道:

「你愿意招了?」千叶公主略一迟疑,塔尔多年在虎牢任职经验,深知打铁趁热

的用刑道理,立即把**残暴插入千叶的屁眼。千叶尖声哀叫,塔尔充耳不闻,

只管两手抓扶着千叶公主的纤腰,用力来回猛干着她的菊门。

刑房里充斥着女人凄楚的悲鸣,男人粗重的喘息,以及肌肤撞击声。虎牢总

管和手下们对这种天天在刑房里发生的场面还是禁不住血脉喷张,因为女囚长得

太美,但也只能翘着**,在旁边静待轮到他们的时候。只是较为资浅、把持不

住的年轻军士,忍不住偷偷把手伸入腰部兽皮里,揉搓他们的**。

千叶公主的臀间在惨遭拉绳淫刑时已然皮破血流,屁眼里面更是被多摩王的

入珠龙根和皮革淫具在强行给她的菊门开苞时受了伤。这下塔尔涂满粗盐粒的特

大**捅了进来,千叶公主真是痛不欲生。随着塔尔抽送的速度逐步增

加,男人强壮的上身和公主的纤背愈贴愈近,塔尔听着公主的痛苦呻吟声,闻着

公主的香汗,不禁移动一手抓住公主的长发用力往后拉扯。千叶的头颈被迫后仰,

塔尔的嘴凑上前去,狂吻、猛吸、强舔女人的耳垂和粉颈。

千叶公主喘着气,力气渐渐用尽,呻吟声越来越微弱,也不怎幺挣扎了。

塔尔骂道,「**,你的屁眼这幺快就不疼啦?说不定还挺享受的哩。来人,

给我拿鞭子一边狠抽她的**。」

总管马上指派下属拿来根三尾鞭,然后亲自抽打着千叶的丰满**。千叶吃

痛,立刻挣扎起来,屁眼随之夹紧,弄得塔尔舒服极了,吩咐总管尽量使劲抽打。

塔尔的**和双手享受着千叶的美妙**,耳朵听着鞭笞声和千叶的喘息和

哼叫声,不禁更快、更用力地奸淫着她的屁眼。

可怜千叶公主的菊门就这样被残忍地操了四、五百下。塔尔终于忍耐不住,

急速地猛烈**,在一阵嚎叫之后,粗壮的腰身奋力前挺,像是恨不得要把他的

**钉入墙上一般,将一股又一股的浓稠精液射在公主的屁眼里。塔尔纵然身高

体壮,在经历了这一阵猛烈的轮番奸淫肛交之后,也不得不喘了几口大气。

稍事休息之后,塔尔将他仍旧半挺的**从公主的菊门拔出,然后上下挥动

他的**,把千叶公主的臀肉当作抹布拍打着,试图清掉他**上的盐粒,以及

他自己和公主的体液。

塔尔的手再次强拉公主的秀发,在她的耳边问道:「你是要招供了,还是觉

得你受的酷刑还不够?」千叶公主的眼睛紧闭着,实在没有力气再回骂这个禽兽。

塔尔一边追问着,一边持续用他粗大的**来回敲击着千叶公主的丰满臀部。总

管和所有其他的狱卒听着这淫荡的声音,实在再也忍不住了。

总管向塔尔请示:「副统领,我看这反贼一身贱骨头,不如让大家伙儿一齐

整治她,说不定可以见效。请大人示下。」

塔尔看看也没有别的办法,点头同意说道:「那就把她放下来,全部人的阳

具都涂上粗盐,务必毫不留情的狠狠奸淫她的贱穴和屁眼,越持久越好,

反贼招供的机会越大。实在顶不住泄精的人,负责操她的嘴,一来可以让她把大

家**上的秽物舔洗干净,二来棒子舔硬了,又可以再次**她的下身。这样,

她身上的每个**一直都会有棒子在拷打着。要不了几个回合,刺客一定会受刑

不住,如实招供了。」

总管和所有的狱卒们不用再给其他指示,立刻就把**的千叶松绑。筋疲力

竭的千叶想要软瘫到地上,却被狱卒们架了起来。一名脱光了的壮汉平躺在地上,

粗大的**已经完全勃起。千叶被拉到壮汉身旁,两脚分开,然后被迫骑坐在他

的身上,**插入她的肉穴,壮汉的双手则在她的**上游移。千叶才来得及娇

喘一声,就发现有人在她后面将她的两爿臀肉掰开,然后把坚硬粗长的**送入

她的屁眼。

两根**都是涂抹了粗盐的,把原本应该带给女人欢乐幸福的泉源,变成痛

苦折磨的刑具。千叶遭受狱卒们的**残暴拷打,正想惨叫,嘴里却被塞

入了尺寸超大的**,一看自然是刚刚泄欲的塔尔。塔尔的**混合着

盐粒、自己的体液、和男人腥臭精液的怪味,野蛮地在千叶口中来回猛烈插干,

深达喉咙,让千叶作呕不已。

千叶被三个彪形大汉同时**猛干着,不但**非常痛苦,心理上也极度羞

辱,却只能含糊地唔唔出声,任由一班畜生们奸污。更可怕的是,还有很多已经

脱光的狱卒们在旁边一边**粗长的**,一边等待接手轮暴她。

坚强的千叶决定无论如何,都不能屈服于酷刑淫虐,否则鎏金帝国和千千万

万的子民,就会沉沦于更加黑暗的深渊。

【鎏金兴亡录】 第六章虐奸

在塔尔的命令下,狱卒们轮番残暴奸淫着千叶公主所有洞口。千叶受伤的蜜

穴和菊门剧痛不已,但是呼叫声都被强迫她**的**堵住,只能传出模糊的呻

吟。在刑房的狱卒们才轮到一半,千叶就已经被操得昏死过去。

塔尔命令狱卒取来冷水,把千叶浇醒。在讯问过千叶,知道她还是顶住不肯

屈服之后,尚未轮到机会奸淫千叶的狱卒们立即上阵,凶猛地继续同时对她进行

强暴、鸡奸、**以及乳交,直到千叶再次晕倒,然后又被冷水给泼醒。

就这样周而复始,惨遭**残酷折磨的千叶公主被刑房里十几个身强力壮的

狱卒们每个人奸辱了三、四次。千叶脸色苍白,气息微弱,虽然她傲人的双峰布

满了狱卒们的齿痕和唾液,却依然高耸,而饱受摧残的肥嫩肉唇,也还是娇艳欲

滴,最重要的是,她终究维持了强韧的意志力,没有被惨无人道的**淫刑打倒。

塔尔发泄完兽欲,回过神来,开始着急犯人到现在还是一字不肯吐露。多摩

王怪罪下来,那可不得了。塔尔下令继续严刑审问刺客。

在塔尔的指挥下,狱卒们用了各种酷刑拷打千叶,诸如把千叶的头强行浸到

水里,几乎窒息后,才让她把头浮出水面呼吸。一旦千叶拒绝回答问题,她的头

马上又被按进水中。

千叶仍旧不肯招供,塔尔的手段也越来越残酷。在用藤条抽打过千叶的臀部

之后,塔尔咆哮着要狱卒把夹棍拿上来。

虎牢里的夹棍之刑,分为两种。一种是三根木棍,用来夹囚犯双腿的,另外

一种是两根铁棍,是夹女囚**的。虽然副统领没明说是要用那一样刑罚,不过

虎牢的狱卒们并不笨,马上取来两根铁棍。两个狱卒让千叶跪在地上,然后利索

地把铁棍分别放置在女犯的**上下方。

一准备就绪,塔尔大声喝令用刑。两个站在千叶左右的狱卒使劲将两根夹棍

往中间压紧,千叶立刻哀号。

塔尔一边怒喝千叶,要她马上招供,一边叫属下们重重用刑。两根铁棍本来

是夹在千叶的**根部。狱卒们使出全身力气夹紧,铁棍慢慢地往千叶的**移

动,弄得千叶更为疼痛。缓慢滚动的铁棍终于夹住了**,千叶尖声惨叫,两眼

一黑,再次昏了过去。

塔尔坐在总管准备的椅子上发号施令,要爪牙们拿冷水泼醒女犯,继续夹乳

酷刑。塔尔一边欣赏千叶的美丽胸脯被悲惨折磨着,一边情不自禁地开始**起

来。铁棍从乳根缓缓滚到**,然后再来一次。

狱卒们奉塔尔之令,正在上第五次夹乳酷刑、千叶公主惨呼连连的时候,塔

尔受不了了。他要狱卒们继续用刑,自己则单膝跪在千叶后面,把粗大的**轮

流捅入千叶的肉穴和屁眼**着。

塔尔抚摸着千叶受着酷刑、颤抖不已的**,听着千叶的惨叫声,然后看到

自己的**任意在女人的两个**里来去自如,心中忽然想起一件事。

他把**拔出,命令手下暂时停止夹乳严刑。塔尔拉住千叶的秀发,威吓她

说:「你怎幺这样想不开,还不肯老实交代?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否则我就要

让你试试天下第一酷刑。」

千叶虽然浑身痛楚难忍,但还真是不信还会有更严厉的酷刑。鼻子哼了一声,

别过头去。总管听到塔尔的要胁,低声道:「启禀副统领,您的意思该不会是

……"塔尔点点头,说道:「把刺客带到兽狱,让她尝一尝蜥龙的滋味。」

虎牢总管略为慌张的说,「这蜥龙之刑,乃是万不得已才使用的。万一刺客

受刑不住,那……"

塔尔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这个贱人不肯招供,我横竖是玩完了,不如孤注

一掷。」总管看上司心意已定,也不好再说什幺。只有吩咐属下们把瘫倒在地的

千叶架起来,押到虎牢最为隐密的兽狱。

兽狱的铁门深锁,里面传来低声的吼叫。塔尔用手抬起千叶的下巴,说道:

「这里头关的是我们虎贲营豢养的雄性蜥龙中最为残暴的一只。他现在正处于发

情,更是凶狠无比,连母蜥龙都受不了,所以关在兽狱里面。若是有女人被丢进

去,下场肯定凄惨,而且结果一向只有两种,从来没有例外。第一是犯人迫不急

待地招供,只求不要再被蜥龙凌虐,第二就是被蜥龙活活整死。怎幺样,你是愿

意吐实,还是敬酒不吃硬要喝罚酒?」

千叶嘴唇苍白,可是仍旧不愿屈服。塔尔叹了口气,「几天前我在拷问上个

女钦犯时,差点也考虑用这个酷刑,但是还没机会使上,人就被乱党劫走了。否

则她早就招供了。」

千叶心里面知道塔尔说的是萧敏,不禁暗自高兴总算心血没有白费。也不知

是不是塔尔看出千叶的心思,他接着说道:「但是乱党们冒了这幺大的险,结局

却是一场空呢。女钦犯刚被劫出虎牢,回到巢穴不久,也不晓得为何,就陷入昏

迷,至今尚未苏醒。」

千叶大感震惊,脱口道:「怎幺可能!」塔尔也没有多作联想,回答说:

「我的消息是来自具有神通的术士,不会有错的。」塔尔接着抓住她的长发,严

厉问说,「快点招供!否则有你好看的!」

千叶咬紧牙关,决定与这批禽兽周旋到底。塔尔狞笑着,吩咐手下打开大门。

半生锈的铁门发出刺耳的声响慢慢开启。千叶一边害怕地尖叫,一边被凶狠

的壮汉们推入兽狱。兽狱里面点着火把,新建的铁栏反射着钝光,关在里面的蜥

龙露着白森森的尖锐獠牙,流泄出阴险目光的双眼正在仔细观察千叶一行人。本

来尖叫着的千叶,看到传言中蜥龙黝黑恐怖的高大外表,吓得反而发不出声音了。

塔尔洋洋得意地告诉千叶:「怎幺样,怕了吧?这是我们虎贲营的宠物,也

是虎牢的法宝。」塔尔把嘴巴贴进千叶的脸庞,柔声说,「你长得这幺美,我们

大家都舍不得把你丢入栅栏里面呢。快别闹别扭了,告诉我你的名字,是谁派你

来行刺多摩王,还有你同党的藏身之处,我去向大王求情,饶你不死,跟在我们

的身旁一起服侍大王。」

原本还在恐惧中的千叶,听到要她伺候杀父仇人,一下子怒气冲天,大骂塔

尔:「你们这群走狗,助纣为虐,莫再痴心妄想我加入,同流合污!」

塔尔拉下脸来,说道,「你这个贱货,现在说得大义凛然,我就等着看你一

会儿之后鸡猫子喊叫求饶的模样。」塔尔大声喝令狱卒们:「把闸门打开,将刺

客丢进栅栏里!」

狱卒们不敢怠慢,马上遵命行事,千叶只来得及悲鸣一声,就被推入铁栏之

内,身后的闸门立即被关上。

蜥龙吐了一下舌头,从人立的姿势换为四脚着地,像是猛兽准备袭击猎物般

地匍甫前进,慢慢接近千叶。千叶吓得脸色惨白,只能用手遮脸,尽量不要看到

蜥龙令人畏惧的外表和眼神。

蜥龙喉头发出低沉的吼叫,终于挨在千叶的身边。发着抖的千叶,脸上感觉

到蜥龙鼻子喷出带有恶臭的潮湿气息,忍不住尖叫。千叶的反应似乎刺激了蜥龙,

它大吼一声,用千叶当成猎物般用前脚攫住。

千叶持续尖叫,心中只有一念,认为她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蜥龙的前脚紧

抓着千叶的胸部,尖锐的爪子陷入**的柔嫩肌肤,千叶咬着牙,准备被蜥龙撕

裂裹腹。但是蜥龙只是持续用力搓揉着千叶的丰满**,似乎无意把千叶当做餐

点。

牢笼外的塔尔大声淫笑道:「我们喂过蜥龙了,它现在肚子不饿。但是饱暖

思淫欲,它这回可有另外的需求。」

力大无穷的蜥龙把千叶举起,将她头上脚下地倒转过来,然后伸出巨大粗糙

的舌头,舔起千叶的**。千叶万万没想到野兽居然会对人类有兴趣,恐惧之外

还加上了诧异。蜥龙像是习以为常似地,继续舔舐千叶的嫩唇。

不知所措的千叶想要叫它停止,却又觉得野兽如何听得懂人话。过了半晌,

蜥龙总算尝够了千叶的**,它把裸女再次翻转回来,让她的背脊贴着它的身体,

然后把硕大挺直的**在她的胯下摩擦。

震惊的千叶心想,「难不成连野兽还会跟人……不可能!」但是千叶的梦魇

渐渐成真,她感到**外的**越来越粗大,也坚硬了起来,像是有根热烘烘的

桩子在她的股间来回移动,而且还不时碰触到她敏感的阴蒂。

蜥龙的**已经半硬,在它完全勃起之前,蜥龙低声吼叫了几声,把偌大的

粗长棒子强行塞入千叶的嘴里。大吃一惊的千叶还来不及反应,就被迫吞下蜥龙

的**。

极度惊吓的千叶几乎晕倒,她作梦也没想到淫兽也会要人**。蜥龙的生殖

器官对人类而言实在太大,千叶张大了嘴,也仅能吞进**的一小部分。千叶呜

咽着,舌尖传来淫兽流出的体液苦涩腥膻的味道,几乎无法呼吸。

大概是因为千叶的樱桃小嘴实在不能满足蜥龙,淫兽急躁地嗥叫一声,把阴

茎拔了出来,然后把千叶按倒、两膝着地,双臂则被蜥龙的前爪抓紧,反剪在背

后。千叶被迫跪在地上,屁股撅起,只觉得蜥龙大得惊人的**在她的肉穴和菊

门外来回磨蹭。千叶哆嗦着,祈祷着最恐怖的梦魇不要发生。

蜥龙再次低吼,然后把完全挺直的巨大**插入千叶的屁眼。公主两眼发花,

很想要尖声惨叫,可是竟然疼得发不出声音,难以相信世间上真有如此令人痛苦

的奸淫。蜥龙才**了几下,千叶就顶不住这撕心裂肺的摧残。为了要让蜥龙停

止,千叶理智全失,愿意答应任何要求。千叶颤抖地喊道:「我招了……放过我

吧!快点叫它停止,我受不了……」

塔尔一听到法宝再次奏效,人犯终于愿意招供,兴奋得马上下令把千叶带出

兽狱。虎牢的狱卒们马上进入兽狱,用皮鞭、长矛驱赶蜥龙。正把裸女当成母兽

在交配的蜥龙,那里肯轻易放过眼前的猎物,一边还干着千叶,一边与狱卒们展

开激烈的打斗。狱卒们虽然人多势众、又持有武器,一时之间不但救不了千叶,

还有几个军士被蜥龙打伤。

塔尔正在焦急,刚好有一名女奴到兽狱送茶水。塔尔灵机一动,把女奴的单

薄衣物三两下撕开,立刻被脱得全裸,然后把尖叫的女奴推进兽狱。贪婪的蜥龙

发现另有目标,狂吼一声,放开千叶,马上抓住女奴。狱卒们赶紧把千叶拉出兽

狱,关上闸门。

惊魂未定的千叶浑身香汗淋漓,喘息不止。塔尔忙不迭地讯问,「你还不快

招供!」千叶眼睛盯着兽狱里惨遭蜥龙蹂躏的女奴哀嚎不已,心中极为过意不去,

但又不知怎幺办。

塔尔沉下脸,「怎幺?后悔了?不想招供了?也行,最多把你再次丢入牢里,

让你跟女奴对调,由蜥龙再活生生地奸淫你一次。」千叶颤声说,「不……拜托

不要啊,我招就是了。我就是你们急着要找的鎏金皇朝千叶公主。」

这回轮到塔尔傻眼了,「你……你是千叶公主?」千叶实在没有力气再回答

了,只是点头称是。塔尔说,「你骗过大王,现在又想耍我们,看来还是让蜥龙

多操你的屁眼几回,让你老实一些。」

此刻的千叶完全无法再顾到帝国的前途和杀父的深仇,心中只想着无论如何

不能再让狱卒们将她推入兽狱,让蜥龙凌虐她。千叶喘着气回答,「你不信的话,

派人到明济宫,右边数来第三根柱子上有暗格。往左推开,里面藏着我父皇为我

绘制的画像,上面还盖了他的图章,落款写得是赠爱女千叶公主。你们看到画像,

就知道画得是我。」

半信半疑的塔尔,一面派人到明济宫勘查,一面差遣手下禀报多摩王。本来

兽欲高涨、企图再次借机狎玩千叶的塔尔,不确定难以捉摸的多摩王会任何看待

他们虐奸、淫辱公主,心中忐忑不安,连**都软了。

不一会儿,画像和公主图章都拿来了。塔尔打开卷起来的画轴,上面绘的正

是明眸皓齿、美艳绝伦的千叶,落款之处果然还盖着前朝皇帝的印信。塔尔皱眉

沉吟着,正在思考如何向多摩王禀报的时候,兽狱的门被推开了。塔尔转头过去,

想要斥责是何人胆敢胡乱闯进正在严刑拷问钦犯的刑房,一看竟是多摩王驾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