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玄幻仙侠- 《fate催眠世界外传》
《fate催眠世界外传》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免费人做人爱的视频_日本真人做人爱视频_男人和女人做人爱网站]

地址发布页:



《fate催眠世界外传》


正文 【fate催眠世界外传】(一)

    fate催眠后传

    「唔」踏入穗群原学院校门的一瞬间,远阪凛立刻便感知到了「那个东

    西」的存在。

    在身体周围窜过的微细魔力波流,跟校园毫不相称,带着微薄厌恶感的违和

    感。远阪凛停下脚步对四周仔细观察,以精神力检测周围的情况。

    「结界……吗?」远阪凛以微不可闻的声音低语道。

    不会错。虽然针对魔术师进行了巧妙的掩藏,但是以魔力编成的事物不可能

    逃过自己的感觉,远阪凛自信的做出判断。以魔术架起的结界包围了整个学校,

    只要专注感官以魔力探知了一下,就感清晰地感受到校园内外的气场性质跟感觉

    存在着差异。

    「哼,是专门针对我吗?还是说只是单纯的偶然?不管怎幺说,对身为冬木

    管理者的远阪家作出挑衅这件事,绝对没有错了呢。」远阪凛深吸了口气,脸上

    露出认真的神情,再度直直地走向校门,这个结界的设置者很精巧地把魔力的洩

    漏给隐藏了,别说是一般人,就算是正常的魔术师也恐怕会毫不设防地踏入这个

    结界,然后在一瞬间被侵蚀大脑跟窜改思考吧。

    「很好。就让你后悔挑错了下手的对象!」但是这对身为优秀魔术师,时刻

    都没有鬆懈的自己来说根本不是问题,远阪凛一边想着要怎幺给那个随便在别人

    地盘上撒野的混蛋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一边走进了校舍当中。

    距离早上的晨会还有一点时间,远阪凛便先开始在校舍外侧找设定结界必

    定会存在的某样东西,很快她便发现了第一个目标。

    「找到了,首先是第一个呢。」在某处隐蔽角落里的墙壁上有着一个奇特的

    刻印,那是被称为咒刻的存在,是建立结界必要的基点,要消除结界的话把它们

    移除也是最快的方法。除此之外,从咒刻上的文字跟纹路,也能够辨别结界的类

    型。

    「哼哼,这是认知阻碍跟改变系的咒刻呢。」远阪凛仔细查看着咒刻,不一

    会便做出了判断。

    虽然统一称为结界,可是它们也依照效力跟用途带着无数分别,现在被布置

    在校园内的结界,是将事前準备的暗示无差别地对进入内侧的人施放的类型。

    受到暗示影响的人会毫不知情地被窜改各种事物的顺位,简单来说就是例如

    看不到本来该看见的东西,或者是把平常的东西当成非常识的异质事物;反过来

    说,也能让人觉得看见了平常看不到的东西,或是把异常至极的事情当成日常生

    活一样视若无睹。

    虽然说起来很俗气,可是与其逆是结界,不如说是集体催眠吧。可是,这种

    暗示对于远阪凛并没有效用。

    结界是对土地整体产生作用的东西,与以单人为对象的魔术不同,结界的魔

    力干涉效果随着範围变大就会越来越微弱。只是针对单人进行强力暗示的魔术就

    算了,平常就让魔力在体内流转的远阪凛并不会受到以校园全体为对象的结界魔

    术影响。

    就算有对魔术师生效的强力结界,那也是施术者持有比目标高出数十倍魔力

    的情况下才存在。这种东西,不是有相当盛大的魔力后盾,就是施术者本身是规

    格外的怪物了。

    而且,暗示这种东西,是需要对方完全没有察觉,或是身处被施以暗示也没

    所谓的精神状态底下才能发挥效果,只要有所警戒跟注意的话,精神力稍强的普

    通人也能把暗示强行打消,暗示就是如此脆弱的东西。

    换言之,在远阪凛察觉到这个结界异常的时候,这个结界就已经毫无意义了。

    「虽然这个也可能是想把我引诱出来的陷阱……可是看起来也不像呢。真是

    的,设置这东西的人在想什幺啊,这样子我也岂不是像个笨蛋了吗?」远阪凛一

    脸受不了的抱怨,敌人的愚蠢实在是让她觉得之前提起干劲的自己也是一个笨蛋。

    「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四周没有奇怪的情况发生证明了结界还未完全,可

    是万一结界完成的话也许会出现无法挽的意外。就算我本人不被暗示影响,老

    师跟学生们变成对方的扯线木偶的话,这边的抵抗手段就会受到限制。好,现在

    就开始消灭结界吧。」收拾好心情的远阪凛站起身,在随时携带的书包里翻找起

    来。

    「如果要消去咒刻,就需要準备女性高潮时的淫水以及雄性生物的精液。精

    液的话一会向学校里的男士们去借好了,只要我光着下半身,像条发情的母狗一

    样在男生面前来摇晃自己的屁股,说自己是下贱淫蕩的肉便器,那些男生一定

    会在我身上射出许多精液的。真是的,男人还真是好骗呢,明明只是嘴上说说而

    已,却一个个都信以为真了呢。」

    只见远阪凛一边从书包里拿出了一根足足有鸡蛋粗细的按摩棒,一边微笑着

    说出异常淫乱的话语。

    「那幺,首先用我的淫水来削弱咒刻的效果吧。」远阪凛随即将手伸进自己

    的裙子里面,毫不犹豫的把内裤脱了下来,然后大大分开双腿,使得赤裸的蜜处

    对準墙壁,紧接着一口气就将按摩棒完全插入进蜜穴当中,也夸张的动作快速抽

    插起来。

    「咦~哦~啊~」远阪凛大张着双唇发出难以抑制的呻吟声,被巨大按摩棒

    贯穿的蜜穴立刻便分泌出大量淫液,伴随着按摩棒的抽动不断洒落在地面上,还

    有不少则顺着凛的双腿滑下,将腿上的黑色丝袜濡湿后紧紧黏贴在大腿上,显露

    出淫靡的曲线。

    才来抽插了几十下,远阪凛便猛地向后挺直娇躯,一道清澈的水流从蜜穴

    中激射而出,準确的落在了墙上的咒刻上,彷彿要将咒刻沖掉一般源源不绝的喷

    射着。

    等到这次潮吹结束,一直勉强保持着站立姿势的远阪凛终于支撑不住瘫坐在

    满是自己淫水的地上,但是她看着墙壁上同样沾满淫水的咒刻不由满意的点了点

    头,说道:「嗯!不愧是我,只是稍微玩弄几下就能够喷出这幺多淫水。不过也

    要谢谢慎二那家伙呢,当初要求他教我如何成为最优秀的精液肉便器,并且用他

    宝贵的大鸡巴肏穿我的小穴和子宫的时候,还担心他会拒绝我那幺无礼的请求呢。」

    「唔,现在不是自满的时候,不赶快到教室可不行。」沈浸在高潮余韵中

    的远阪凛发现时间不早后连忙挣扎着站起来,在把按摩棒从蜜穴中掏出来的时候

    又小小的高潮了一下,这才穿着已经被淫水濡湿的内裤和丝袜离开这里……

    …………………………………………

    「啊啦,真是少见呢,你居然也会来学校啊,卡莲。」刚刚到校舍玄关的

    远阪凛,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那里,不由惊讶的叫道。

    只见在远阪凛对面站着一位穿着与修女服颇为相似的银髮美女,但是这件衣

    服比起修女服却是更加的大胆色情,上半身的衣料紧紧的贴着肌肤,使得丰满的

    双乳被完美的呈现出来,乳尖顶端的那两点凸起更是格外引人注目,而下身则仿

    佛是泳装一般没有裙子的遮挡,直接将穿着黑丝的修长双腿和黑丝下若隐若现的

    内裤袒露在外。

    原本庄重的黑色格调反而愈发刺激男人的性慾,穿着如此色情暴露衣服的卡

    莲。奥尔黛西亚却是一名真正的修女,不过比起大胆的服饰,更让人注目的是一

    个浑身赤裸男人正站在卡莲身后,将卡莲的右腿高高抬起,大腿根部的丝袜被撕

    了个大洞,和内裤一起被扯到一边,肉棒直接深深的插入卡莲的蜜穴当中。

    「真是失礼啊,我好歹也是这所学校的保健老师,唔~来学校是很正常的事

    情吧……嗯啊~」被男人半搂在怀中的卡莲一脸淡然的开口说道,但是胯下不断

    挺动的肉棒显然带给她无比强烈的快感,原本平淡的语气中不时流露出动人的娇

    喘。

    「啊,说起来的确是这样呢。抱歉,因为卡莲你总是不在保健室,所以我都

    忘记了。」远阪凛一脸歉意的向卡莲道歉道,只是嘴角的笑意却怎幺也掩饰不住,

    不过对于卡莲正在自己面前被男人肏干的淫乱场景,远阪凛却彷彿没有看见一般

    没有丝毫反应。

    不仅如此,远阪凛还十分自然的将自己的裙子和外套脱下,就连胸罩和沾满

    淫水的内裤也被脱下,全身只剩下一件白色衬衣以及大腿上的黑色丝袜,隐隐约

    约可以看见嫣红的乳尖和粉嫩的蜜穴,不由让人慾火沸腾。

    「是吗?我还以为一直被男生们当做母狗肉便器的凛你,会知道我总是被男

    人们带教堂轮姦淩辱呢。看来是我太高估凛你这头只要发情就只知道大肉棒的

    发情母畜了,你的大脑里恐怕只有怎幺让大肉棒的人们不断肏干自己吧。」卡

    莲面无表情的毒舌道,只是内容异常淫贱不堪。

    「啊啦,真是谢谢你的夸奖了。好了,玩笑就开到这里,卡莲你在这里等我,

    就说明你果然也发现了吗?」远阪凛收起玩笑,一脸严肃的看着卡莲说道,只不

    过在她说话的同时,正将拿在手中的内裤塞进自己的蜜穴里面。

    「是呢,这幺明显的魔力痕迹,看上去对方根本没有掩饰的意……唔~意思

    呢……嗯~啊~凛你有什幺打算吗……呃啊啊啊~~」卡莲冷静的语调最后化为

    了高昂的淫叫,一股淫水猛地从蜜穴飞射而出,足足喷出有数米远。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卡莲身后的男人,只见他突然将卡莲唯一支撑着身

    体的左腿也抬了起来,在卡莲娇躯自然下落的瞬间,插在蜜穴中的肉棒彷彿要将

    卡莲捅穿一般,一口气狠狠地朝上顶去,直接撞开子宫口,插入进子宫当中。

    飞溅而出的淫水洒落在对面不远的远阪凛身上,甚至连俏脸上也沾上了淫水,

    但是远阪凛依旧只是一动不动的说道:「那还用说吗?当然是找出敢这幺做的家

    伙,然后好好教训一下,让他知道挑衅远阪家到底会是什幺下场。」

    「唔呃~噫~啊~」不过此时卡莲已经无法答远阪凛,双腿呈M型大开的

    她被男人抱在半空中,被肉棒贯穿淫水横流的蜜穴毫无遮掩的暴露在外,肉棒每

    一次全力顶入都会将卡莲的娇躯朝上高高带起,平坦的小腹上更是能看到那巨大

    的棒状凸起,彷彿随时都会将肚子顶破一般。

    在男人疯狂的肏干下,卡莲只知道发出分不清痛苦还是满足的淫浪呻吟,性

    感的红唇大大张启,口水随意的从唇角滑落,美丽的瞳孔不住上翻,整个人就像

    是被电击的青蛙一样不住痉挛抽搐着,而淫水则哗啦啦的从两人的交处喷涌而

    出。

    「嗯?怎幺了,你有在听吗,卡莲?」没有得到应的远阪凛不解的追问道。

    「啊啊,抱歉凛酱,卡莲现在正被我的大肉棒肏得不停高潮,根本没有空闲

    答你,还请你稍微等一下。」这时,抱着卡莲的男人突然开口说道。

    「唉,你是哪位?刚刚你在这里吗?为什幺卡莲要被你的大肉棒肏到高潮啊?」

    远阪凛惊讶的叫道,似乎才发现面前还站在这名男人一样。

    「哦,这都是因为卡莲只有在被大鸡巴肏的情况下才能更好的进行思考,所

    以她发现学校这边不对劲后,专门过来拜託我,请求我用自己的大肉棒塞满她的

    小穴,好让她保持清晰的思路。嘛,不过卡莲显然忘记了自己一被大肉棒肏就会

    因为疯狂的高潮直接失神昏死过去,能撑到和凛酱你见面都非常不容易了呢。」

    男人一边一本正经的说着,一边继续抱着卡莲的娇躯猛烈抽动着,两人交

    的性器不断发出响亮的啪啪声,疯狂涌出的淫水更是四散飞溅,就连对面远阪凛

    的脚下都聚成浅浅的一滩。

    「那真是辛苦您了!像我和卡莲这样完全离不开精液总是在发情的淫乱母狗,

    要是没有大肉棒的话根本不可能正常的生活。我为了维持学校里优等生的形象,

    也常常不讲理的强行拜託男士们就在教室里面轮姦我,每次男士们都会答应我无

    礼的请求,真的是帮大忙了。」

    远阪凛脸上露出恍然的神情,随即十分诚恳的说出无比淫贱和矛盾的感谢言

    词,浑然不在意不断飞溅的淫水正洒落在自己的身躯上。

    「噗哈哈,说的真好啊,凛。你能这幺理解真的是出乎我意料啊,呼呼,看

    来凛你被催眠调教得相当彻底嘛。嗯,虽然说设定不过真的非常有趣呢。那幺,

    我也给你一点奖励好了,好了,你知道该怎幺做吧?」男人听了远阪凛的话,不

    由哈哈大笑着说道。

    「是的,还请人赐予淫乱肉便器远阪凛美味的精液吧!」虽然觉得对方说

    出了非常值得在意的言词,但是发自内心的喜悦却让远阪凛不再纠结那点些许的

    疑问,整个人直接跪坐在地上,俏脸刚好正对着男人与卡莲的交处,无比期待

    和欣喜的说道。

    「首先来清洗下身体吧,嘿嘿。」只见男人将肉棒从卡莲的蜜穴中抽出,肉

    棒对準远阪凛的脸庞直接飞射出一道黄浊的尿水,而远阪凛则丝毫没有闪避,任

    由腥臊的尿水淋遍自己的全身,诱人的红唇大大张起,竭力将落在脸上的部分尿

    水全部嚥下,就连粉嫩的香舌都探了出来。

    「那幺,接下来就是凛你最喜欢的精液了!给我接好,不要浪费哦!」尿水

    刚刚落尽,紧接着浓稠的精液就从男人的马眼喷出,一股接着一股的落在远阪凛

    的俏脸和秀髮上,巨大的数量很快便将远阪凛的俏脸完全覆盖,然后滑落到高高

    耸立的酥胸上,与衬衣上的尿水混在一起发出刺鼻的腥臭味。

    「唔呃呃呃~~」但是远阪凛却发出淫贱不堪的浪叫,娇躯不住轻轻颤抖,

    裙下发出淅沥沥的水声,一大滩淫水瞬间就在远阪凛身下扩散开来。

    「果然是只要接触到精液就会高潮的体质呢,就连乳房也被增大了,真不愧

    是我的儿子,喜好果然和我一样。对了,卡莲酱就麻烦凛你送医务室了,既然

    游戏已经开始了,我也要好好準备才行啊。总之凛你就努力找布置结界的犯人

    吧,哈哈。」男人说着意义莫名的话语,将卡莲放在远阪凛面前后便离开玄关,

    留下还在高潮中的远阪凛和卡莲瘫坐在淫水和精液之中……

    …………………………………………

    本来已经是上课时分,远阪凛和卡莲却是来到了男生厕所门口,而两女都没

    有替换掉身上沾满精液和淫水的衣服,卡莲依旧是那身色情暴露的改造修女服,

    被扯破的丝袜湿漉漉的黏在大腿上,里面原本还在的内裤却不见了蹤影,任由自

    己淫水四溢的蜜处裸露在外,一根硕大的按摩棒代替之前的肉棒深深的插入蜜穴

    当中。

    而远阪凛则坦然的将被尿水和精液濡湿的衬衣穿在身上,濡湿的布料紧紧贴

    在肌肤上,凸显出饱满双乳的完美形状,乳尖的凸起清晰可见,衬衣的扣子更是

    只繫了最下面和最上面的两个,大片雪白的肌肤和乳肉都裸露出来。衬衣衣角半

    遮半掩着诱人的蜜穴,配着双腿上的黑色丝袜,愈发刺激男人一探究竟的慾望。

    「这里面有结界的咒刻吗?那幺你打算怎幺进去呢,凛?这里面可是男厕所

    哦,虽然我知道做为母狗便器的你并不会介意,不过稍微也请注意一下影响,现

    在凛你可是在学校里啊。在保健老师我的面前大模大样的进入男厕所也太夸张了

    吧。」卡莲语气淡然却无比毒舌的说道。

    「你在说什幺啊,卡莲?我怎幺会这幺随随便便的就进到男厕所里面呢。身

    为远阪家的当和高贵的精液肉便器,我可是必须随时保持优雅的姿态和淫贱的

    言行,就算被大鸡巴肏干也要尽可能维持礼仪,以便让雄性在侵犯我时得到更大

    快感和满足感。」

    远阪凛挺了挺胸骄傲的说出淫乱的言词:「最重要的是,卡莲你没有想到吧,

    今天我可是担任了肉便器执行委员一职哦,进入男生厕所,帮助男生们发洩性慾

    可是我的职责啊。所以我现在进入男厕所可是很正常的事情哦,一点也不奇怪,

    更不会造成不好的影响。」

    「原来如此,是肉便器执行委员啊,那进男厕所的确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

    也可以很方便的获得消除咒刻用的精液。」卡莲一脸恍然的点了点头。

    「那当然了,我可不会在男人的精液和鸡巴上犯任何错误的。倒是卡莲你不

    要光说我,你自己就这幺进入男厕所里面没有问题吗?我可不想被人当做是和喜

    欢进男厕所的变态癡女的朋友。」远阪凛骄傲的抬起头,随即一脸狐疑的看向卡

    莲。

    「不要把我和你这种随时都在发情渴望交配的母狗相提并论,我可是保健医

    生哦,为了检查男生们的身体健康情况,收集他们的尿水和精液不是很正常的事

    情吗?而且为了保证精液的新鲜程度,当然要让他们把精液射在我的小穴和肛门

    里面才行。为了让男生能更好更快的射出精液,不管我做出什幺举动都是理的。」

    卡莲脸色淡然的答道。

    「我才不是只会发情的母狗呢,我只是非常渴望雄性的鸡巴和精液,小穴和

    肛菊一直都湿漉漉的,随时都做好了被大鸡巴插入的準备而已。总之我们赶快进

    去吧,趁没有无关人士的时候,赶快消除咒刻吧。」远阪凛了然的点了点头,便

    斗志昂扬的朝男厕所里面走去,卡莲则是一脸无所谓的跟着凛走进男厕所当中。

    正在上课时候的厕所里当然没有人,但是远阪凛却轻车熟路的来到厕所某处

    墙角前,从那里拿起一个巨大的箱子,一边打开一边笑着说道:「每天早上都把

    男生射出来的我们这些肉便器喝不下去的精液专门储存起来真是太好了,这样就

    算没有男生,也不用担心没有精液了。」

    只见箱子当中摆着一个个巨大的透明瓶子,里面装满了混浊粘稠的精液,远

    阪凛拿起其中一个的瓶子,随手打开瓶盖后,一股远远要比厕所本身的异味还要

    强烈闻之欲呕的臭味顿时从瓶中冒出,但是远阪凛和身后的卡莲却露出陶醉的神

    情,接着远阪凛更是满是精液的瓶子送到嘴边,仰头大口大口的吞嚥起来。

    「喂喂,你可不要忘了正事,这些精液可是要用来消除咒刻的,才不是给你

    这看到精液就想喝的发情母狗用来满足自己私慾的。」卡莲也快步从后面走了过

    来,一边训斥着远阪凛,一边自己却拿起另外一瓶精液,毫不犹豫的打开瓶盖,

    与远阪凛一同喝起精液来。

    「哼这一点我当然知道,我这也是为了让自己可以喷出更多的淫水,更快的

    消除咒刻。卡莲你也不要在那光站着,快点用你小穴里的那根按摩棒自慰,这样

    就算突然有人闯进来,也只会以为我们两个是在男厕所里等不到大鸡巴所以只好

    自己自慰的骚货罢了。」

    说完远阪凛便拿起另外一瓶装满精液的瓶子,走到厕所的某个单间里面,而

    在隔间的马桶盖上则是一个隐约浮现的咒刻,接着便见远阪凛将手腕粗细瓶口插

    入湿漉漉的蜜穴当中,就这样对準咒刻,开始快速的套弄起来。

    「放心吧,只要男生们看到凛你淫乱自慰的样子,脑子里就只会有赶快用大

    鸡巴肏你的念头了。」卡莲一边说着一边也握住蜜穴当中的按摩棒,不住挤压抽

    插着自己的蜜穴,同时空着的左手还拿着满是精液的瓶子不停往嘴里送去。

    将巨大瓶子插入蜜穴的远阪凛根本没有精力再反驳卡莲的毒舌,她完全

    |

    沈浸

    在不断袭来的快感当中,仅仅抽插数十下后,远阪凛就忍不住浑身一颤,双手死

    死的将瓶子顶到蜜穴深处,精液混着淫水猛地喷射而出,一股接着一股不停洒

    落在马桶盖上的咒刻上,弄得马桶上到处都是淫水和精液。

    好一会远阪凛才止住不断颤抖的娇躯,缓缓的将巨大瓶子从蜜穴中抽出,在

    瓶子被拔出的瞬间,发出「啵」的一声好像是啤酒瓶瓶盖被打开的沈闷响声,蜜

    穴彷彿捨不得一般不住无意识的张着,里面残留的精液也顺势不断涌出。

    远阪凛无力的跪倒在地方,一脸不捨和渴望的看着马桶盖上的精液,终于还

    是忍不住将脸凑过去,吐出香舌仔细舔舐着上面的精液。

    「喂喂,这可不行哦,凛!咒刻必须被精液长时间浸泡才能除去,你这样可

    是会让我们的努力白费哦。」这时卡莲的声音从隔间外传来,只见同样俏脸通红

    的卡莲正分开双腿,虽然身下的淫水都已经汇聚成一滩,但她仍然不停的将按摩

    棒朝蜜穴深处挤去。

    「我……我当然知道啊,我只不过是尝尝精液的味道,看看有没有问题而已,

    才不是想要将精液舔乾净呢!」说着,远阪凛看起来以极大的毅力将自己的视线

    从马桶上的精液移开,然后好像母狗一样,直接就这幺四肢趴在地上,爬到了卡

    莲身边。

    「真的是那样的话就好了呢,不知道之前是谁把前面几个咒刻上我涂抹的精

    液给全部舔乾净了呢?」卡莲看着远阪凛坏笑道,自己也停下抽动按摩棒的动作,

    但仍然将按摩棒插在蜜穴当中。「那幺,这里处置完了就赶快去下个地方,布置

    结界的家伙应该也快有所行动了吧。」

    远阪凛和卡莲瘫坐在满是淫水的厕所里好一会后,才勉强站起来离开厕所,

    不过当她们走出厕所后,一个意想不到的身影却出现在她们眼前。

    只见本应该在上课的间桐慎二就站在厕所门口,他的手里拿着一根绳子,而

    绳子的另一端则繫在一个趴跪在间桐慎二胯下的女性的脖子上的项圈上,虽然看

    不清那名女性的面容,但仅从背后就能看出她的身体曲线十分完美,让人不由浮

    想联翩。

    只见那名女性正香舌仔细的舔舐着慎二的肉棒,而她的身上仅仅只穿了一件

    薄薄的贴身单衣,衣领还垂到了肩膀上,将圆润的肩头和小半玉乳都裸露出来,

    并且整件衣服正湿漉漉的贴在她身上,让胸口布料下的两点凸起愈发醒目,衣服

    上则发出腥臭刺鼻的臭味。

    修长的双腿也完全赤裸的暴露在外面,白嫩的玉足和光滑的大腿上满是白浊

    的精液,看上去不少是刚刚才射上去的,正顺着大腿滑落到地上,同时隐约可

    以看见大腿深处那诱人的粉嫩蜜处,混杂着粘稠精液的淫水正不断从里面涌出。

    「真是的,慎二你又翘课了啊,就

    ..

    算我不在上课时候用小穴看住你的大鸡巴,

    不也还有樱和美杜莎吗?」远阪凛无奈的歎了口气,然后看向正吞吐慎二肉棒的

    女性,「那幺,这位没有见过的女性又是哪位,是你翘课时候在学校外面发现的

    新目标,所以就直接催眠成自己的性奴,然后把她带到学校里随便肏吗?」

    「喂喂,凛你可不要随便乱说啊,这次才不是我带她来学校的呢,而是今天

    早上她自己跑到学校里面动找大肉棒肏自己的。在我碰到她的时候,都不知道

    有多少人把精液射在她身上了,当时满身精液的她正趴在地上被我带到学校的大

    黑肏,就算一边大黑被肏她还一边一直恳求我用大肉棒插进她的肛菊里。当时已

    经快上课了,为了不影响其他人上课我才专门带她来男厕所的,结果刚刚过来就

    碰到凛你了。名字的话,我记得她好像说她叫久远寺有珠,好像就是最近才搬到

    附近的久远寺家的大小姐呢。果然看起来美貌高贵的大小姐,其实一个个都是离

    不开精液的淫乱婊子,你说是不是啊,凛?」

    最新3?|

    面对远阪凛的询问,间桐慎二却是不慌不忙的辩解道,一边说着一边还将肉

    棒从久远寺有珠的嘴里抽了出来,然后轻轻抽打着她的脸颊,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然后一脸坏笑的看着远阪凛反问道。

    「才……才不是那样,虽然我也非常喜欢大鸡巴和精液,只要是雄性都可以

    随便肏我的发情母畜,但是我也有着深爱我的男朋友哦,我才不会让他碰我的身

    体,所以我才不是什幺淫乱婊子呢!」远阪凛立刻俏脸通红的说道,只是内容却

    是那幺前后矛盾荒唐下流。

    「哈哈,对啊,我都忘了凛你还有士郎这个男友的!抱歉,因为肏过你的男

    人太多,我一时没有想起来。不过这还真是独到的见解呢,任何雄性都可以随便

    肏,却不让男朋友碰自己所以就不是淫乱婊子,嗯嗯,凛你说的太有道理了,我

    根本反驳不了啊,噗……」

    间桐慎二故作正经的点了点头,但最后还是憋不住发出笑声,一时连重新将

    肉棒插入久远寺有珠嘴里继续抽插都忘记了。

    「什幺啊,你这表情?根本就是完全没有相信我嘛。」远阪凛脸上红晕未消,

    却仍然双手叉腰,不满的看着间桐慎二。

    「不、不,我并不是不相信凛你,而是怎幺说呢……我实在很想知道卫宫那

    家伙听到你说这些话时候的表情呢,哈哈。」间桐慎二再也不忍耐,直接坏笑着

    说道。

    「嗯?士郎听到又怎幺了?不过是自己碰都没有碰过的女朋友实际上是公众

    精液肉便器,有什幺好奇怪的吗?对我来说,一边被大鸡巴肏着小穴,一边强忍

    着快感和看不见我的士郎通话,可是非常幸福的事情哦。尤其是被肏到高潮,发

    出奇怪的声音,士郎担心我的话语,更是让我高潮的更加厉害了呢。」远阪凛一

    脸幸福的露出忆的神情,双腿更是微微颤抖,好像真的要高潮了一般。

    「到此为止了,远阪凛,果然你只是靠着一堆歪理强行让雄性将自己的大鸡

    巴插进你的小穴和肛菊里面射精,这样的你没有资格成为这所学校乃至这座城市

    里雄性的精液处理便器,接下来就由我取代你成为这里的精液肉便器!」突然,

    跪坐在间桐慎二胯下一直没有说话的久远寺有珠却开口插话道,接着整个人便站

    了起来,面无表情的看着远阪凛,彷彿刚刚那番淫乱的发言并不是自己说的一样。

    「歪理?学校的精液处理便器?」远阪凛吃惊的看着久远寺有珠,立刻小心

    的朝后退了一步,一脸戒备的追问道:「你到底是什幺人?为什幺你知道我是学

    校的精液处理便器?并且取代我……难道说学校里的结界是你布置的吗?」

    「没有错,这个结界就是为了让我们取代远阪凛你这种不像样的女人,成为

    淫乱下贱没有自尊的崭新的精液肉便器。」久远寺有珠淡然的说着十分淫乱荒唐

    的话语。

    「不要胡说了!精液肉便器可是为了满足雄性性慾的高贵职业,只有从心底

    里爱着自己的男友或者丈夫的美丽女性才有资格担任,像你这样只知道大鸡巴和

    精液的女人才没有资格成为精液肉便器。快点把学校的结界解除,不然我就只好

    强迫你解除了。」远阪凛一脸坚定的对久远寺有珠说道,完全不觉得自己的话语

    同样荒谬不堪。

    「到底有没有资格成为精液肉便器可不是你说说就能决定的,而且马上就要

    输掉的人可是你啊,解决掉她们吧,Caster!」久远寺有珠清澈的声音

    蕩在走廊上,紧接着,一道美丽的身影便突然出现在远阪凛和卡莲的面前。

    「这是……Servant!怎幺可能?」无论是这种出现的方式,还是那

    熟悉的感觉,都告诉远阪凛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美丽女性正是一名英灵。

    「没有错哟,小玉我就是英灵,咦算英灵吗?嘛,这种小问题无所谓了,总

    之玉藻前现在正是为了人而存在的便器贤妻Servant之Caster。

    现在正按照人的命令,让这所学校成为人的东西。为此你们很碍眼啊,赶快

    让我收拾掉,这样小玉我可以恳求人奖励给我更多的大鸡巴和精液。不过有珠

    也要有点自觉啊,明明只是暂时当我的Master,却随随便便就召唤我,之

    前就说过了在我被大鸡巴肏的时候不要打扰我,你难道忘记了吗?啊气死我了,

    明明马上狗狗就要在人家的子宫里面射精了呢!」

    突然登场的玉藻前毫不在意的洩露了自己的真名,然后一脸不满的向久远寺

    有珠抱怨道。

    远阪凛这才看清在玉藻前身上颇为暴露的蓝色和服上沾满了白浊的精液,胸

    口原本就袒露出雪嫩香肩和小半玉乳的布料被彻底扯了下来,将饱满高耸的酥胸

    完全暴露在外,圆润的玉乳上布满了揉捏和牙咬的痕迹,两个金属环分别穿在嫣

    红的乳尖上,随着呼吸与乳房一起微微起伏着。

    下身仅仅二十厘米宽的裙摆勉强遮住了双腿间的蜜穴,而更像是布条的裙摆

    和丝袜已经被精液彻底濡湿,正湿漉漉的贴在大腿上,在丝袜边缘则别着七八个

    遥控器,电线一直延伸到裙摆下面,就连数米外的远阪凛都能听到下面传出的嗡

    嗡声,同时精液更是源源不断的从玉藻前裙下流出,不一会就在地上积聚了一

    大滩。

    「好了,那边的两个连发情母狗都配不上的淫乱婊子,可以的话,请赶快自

    己跪下来投降吧。我可是还赶着去,继续被狗人的大鸡……咦呃呃呃~~」

    发出胜利宣言的玉藻前话还没有说完,

    ?2?

    美丽的声音就突然发出奇怪的声调,

    整个人直接无力的跪倒在地上的精液当中。

    「嗯嗯,这尾巴居然是真的啊,不过上面的精液还真是多啊,那我也射在上

    面就没有问题吧。」只见慎二突然伸手抓住玉藻前身后满是精液的尾巴,将自己

    的肉棒包裹起来不住摩擦,同时还猛地拉倒边上的久远寺有珠,让她再次跪倒在

    自己的胯下,并且将她的脸庞强行按在没有被玉藻前尾巴包裹的睪丸上。

    「咦~啊~不行~那里太敏感了~哦~呃~小玉要去了~」玉藻前嘴里发出

    ???2

    跟刚刚优雅声调截然不同的淫浪呻吟,股间的淫水源源不断的喷涌而出。

    「机会,趁现在赶快撤退吧,我们可不是Servant的对手呢。之后再

    好好感谢慎二吧,不管是被几十个男人肏干的轮姦大会,还是和樱一起的姐妹高

    潮竞赛,我一定会报答这次的救命之恩的。」远阪凛这时连忙拉住卡莲,趁着对

    面的玉藻前和久远寺有珠都被慎二玩弄时,一边说出淫乱的话语,一边快速的离

    开了走廊。

    而在另一边,间桐慎二已经将手伸到玉藻前的股间,抓住插在玉藻前蜜穴当

    中的按摩棒快速抽动起来,让玉藻前发出一声高过一声的浪叫,久远寺有珠则仔

    细的舔舐着慎二睪丸上的每一处缝隙,完全没有注意到远阪凛和卡莲的离去。

    PS:嗯,于是发现自己写到最后又变成了一个大坑,脑洞突然大开想要让

    Lancer职介的白枪呆、erserker的源赖光,Assassin

    的静谧出场再展开所谓的性杯战斗……啊,等我哪天有空了再继续挖吧,本篇的

    战斗篇都还没有写完呢……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