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玄幻仙侠-  南疆老兵怪谈  肉山祭
 南疆老兵怪谈  肉山祭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免费人做人爱的视频_日本真人做人爱视频_男人和女人做人爱网站]

地址发布页:

 第一章  师团溃散

  xx市县的疗养所302号病房。争吵已经过去。

  一个虚弱的老人躺在泛黄的病床不住咳嗽,另一个青年人端水递毛巾,耐下
性子缓缓安抚着。

  「老爷子,您先别忙着生气,为啥我和晴晴去南疆缅甸方向新婚旅行就不行?

  总得说出个一二三吧?」

  「你这个享受在革命胜利果实下平安成长的蠢娃子,没经历过战乱年代见识
也不够。就算现在改革开放,但有些地方也绝对不要去!」

  「为啥?」青年满脸迷惑,看老人打算从病床直起身子,连忙从柜子里再抽
出个枕头,垫在老人的背后。

  郑龙的父亲早年病逝,是由爷爷郑国兴看护着长大的。但他除了知道爷爷是
抗战老兵缅甸公路战役倖存者外,其他一概不知。

  满脸深渠皱纹的八十多岁的郑国兴,没好气的哼了一声。仰头看着窗外和熙
阳光。那思绪不由得回想起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在那个与世隔绝的深山老林
中的一切、是那幺的血腥和昏暗。

  一切都记得清清楚楚。

  仿佛昨日记忆般,深深刻在脑海半个多世纪以来从未忘记过。

                *****************

  抗日战争时期,日本军队佔领了滇缅公路后,沿途不断开始扫蕩追捕溃散的
中共军士兵。

  身强力壮,年仅19岁刚入伍的郑国兴就是其中之一。自己所在的师团经历
了日陆军阻击、然后撤退时又是轰炸机群来临。部队历经多次血战,终于有人承
受不住哗变。不停命令四散逃离大面积轰炸範围时,他坚定的在兵荒马乱中紧跟
着一名叫刘勇的负伤排长,还有一位女性医护兵阿丽、逃窜入大自然掩体-深山
密林中。

  不料,三人在昏暗密林中迷路,又历经了野兽袭击、日军追捕、地图遗失早
已不知来到何地。他们三人只知道、这里的树植都是数人合抱粗细的百年老林区。

  人迹罕至,地势起伏也非常之大。山几乎连着山,形成一道道杂乱的峡谷迷
宫区。

  这天午后,暴雨连绵。三人躲在一处山谷内。而震耳欲聋的轰隆声中不远处
却发生了山体滑坡,身后之前走过的山谷被泥石掩埋。同时又在旁边形成了一条
新的缓坡通道。

  他们的前方是一片马蹄形包围的垂直山岩壁,无路可走。只能向后踏入那条
缓坡新通道,随波逐流。

  雨停后,这天夜里营地内刘勇排长的伤势加重了。右腿上的枪伤开始流脓。

  紧握着手枪、黝黑憨厚的脸是一片苍白「小郑阿丽,你们别管我了。这样下
去谁都走不出这个山区。」

  药物器具都在逃难时遗弃,那可怜仅有的预防措施也挡不住伤势的恶化。

  刚刚成为医护的阿丽坐倒在地嘤嘤声抽泣,这几天的野人生活比战地上还要
难受可怕。作为从城市里来的知青志愿者。看着同胞渐渐虚弱还有隐约变化,心
中慌乱,而这里又与世隔绝、环境恶劣且走不出去叫天天不灵。恐惧、迷茫、她
快要承受不住了。

  「排长。瞎说啥呢」郑国兴靠坐在横倒路边的树干,一脸坚定。咬牙着随即
起身,眼角余光忌惮的瞄了下对方的手枪。然后拆下早已打空弹药的老旧步枪上
的刺刀「我去附近河里抓条鱼给您补补。」

  山风呼啸。呜呜的像鬼哭一般。看着萎靡在地的刘排长和微弱火堆,阿丽哆
嗦着一阵不安。站起身来同时犹豫的想了想,然后道「我也去採摘点野果。没有
维生素补充迟早得坏血病」

  刘勇虽然虚弱不堪,但笑容依旧憨厚「去吧!」

  但当阿丽转身离开时,他的眼眸中却突然暴露出一缕暴虐。接着脸色布满阴
翳「该死的枪伤!」

  他本来就是土匪后投共的。本性难改。曾经打过不少女兵身体的主意,但是
从部队溃散又受伤后。却不得不装模作样靠着军衔和经验。让农村来没有见识的
郑国兴、认为这是个受人敬仰的革命老兵所以不能放弃为缘由。靠着轮流扶持才
撑过一天有一天。

  他知道自己伤口恶化到已经失去右腿知觉了。没多少时间了。这鸟不拉屎的
鬼地方他是一定逃不出去的。那小子给自己抓完鱼后等下一枪打死了算。倒是阿
丽的味道要好好品尝一下。他紧了紧手中的步枪。眼中凶芒闪烁。

  另一边山谷中段,顺着溪流上流追寻。侧身穿过藏在岩壁树丛的隐秘山缝后。

  郑国兴来到山体内部一个向下凹的小小洞窟中。地下水从一侧裂缝中哗啦啦
的流出、在这里淤积至脚踝高度、再从缺口流向山缝外。

  此时他终于送口气。全身放鬆坐在一处布满水渍苔藓的石块上。

  经过这幺多天后同患难和悄悄观察后。即使再咋幺热血沖头,他也感觉到对
方有些不对。说不上来的感觉。在这片几乎走不出去。同时眼中是重複绿色苍莽
的山林中,就好像三个人被关在了狭小的笼子里。再正常的人都会焦躁发脾气歇
斯底里。更别说还受伤了,在这孤立无援的鬼地方里。

  而刘排长面容憨厚,但双眼血丝偶尔的狰狞凶相则很不正常。

  对方很危险不知为何自己也有了打算,那就是找个合适的机会离开他。

  之前一直犹豫不觉,但是时间越长越感到紧迫。对方就像个定时炸弹一样。

  别看对方伤了一条腿。但是赤手空拳自己完全不是他对手。甚至他就算抢夺
对方手枪成功,下一刻就能将枪械拆散。他不止一次的在自己面前表演过这手绝
活。

  所以不能力敌。

  那就今天吧。

  至于那个医护士阿丽……

  哗啦哗啦……踩水声从背后响起,有人跟蹤?郑国兴一惊连忙转身。然后一
具柔软的躯体便靠了上来。他紧捏在手的刺刀也噗通掉到浅水中,溅起一抹水花。

  「你这是?」郑国兴疑惑的看着她而阿丽,委屈的在他胸膛中瑟瑟发抖「我
们别再会营地好不好?那个人那个人感觉很可怕」

  「带我走好不好?我什幺都答应你!」阿丽眼泪哗哗的看着他。她发誓如果
逃出去之后立刻就退伍。革命不是她这种热血青年头脑一热就能适应的。当初真
应该听从自己的父亲告诫。老实待在家里等着出嫁。现在她已经有些想念曾经地
主家小姐的生活了。

  郑国兴不由得晒然,平时看上去那幺胆小木讷,不过现在看来她也挺机灵果
断的。

  至于离开这里后想办法回到组织军队?好吧,其实他很讨厌战争,痛恨日本
人的侵略。也讨厌部队的送死行为。明明打不过依旧要坚持。

  在此时郑国兴眼里。没有什幺大志向。他只想当个农民,安安稳稳不占人血
的过一辈子。

  所以他厌世,自从来到这个走不出去的山区后。就好像一切都回归自然了。

  这里环境恶劣点,但至少没有机枪的恐怖咆哮。也不会有四面八方从天而降
的炸弹将你炸成碎片。

  这就够了!归隐山林,肆意山河,但还缺一个女人生儿育女!

  郑国兴满意的看了看对方。私下没有那个刘勇监视,所以粗糙大手毫不顾忌
的将手深入阿丽的挺翘的臀瓣上。

  阿丽心里一跳,不过很快就气馁了,全身软绵绵的放鬆。只要能活着走出去。

  身体给他又如何呢?

  「我可以帮助你,但是你」郑国兴凑在她耳边色眯眯的说道。还是有些不好
意思随即找了个藉口同时计上心来。「你身上味道重,先洗洗吧!」

  不顾阿丽小声的惊呼。郑国兴兴奋的抖着手将对方和自己的衣服扒的干乾净
净。

  接着山缝外微弱的月光,他发现阿丽那软玉般温润的肤色好似十月金秋的蟹
膏,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品尝一番。

  胯下慢慢抬起。一杆粗壮的阴茎涨的难受。但他不急,从小到大除了偷看别
人洗澡时。还没有如此近距离的观赏过,现在必须好好的把玩一番。

  让对方坐躺在石头上,两腿对着山缝月光m型撑开。他在一侧借着月光仔细
的品鑒和抚弄。

  阿丽的碗型双乳偏小,乳头偏黑。这让郑国兴略有不满。不过对方下体倒是
令他吃了一惊。

  第一印象就是丰满,整个光滑无毛的阴部凸起、两片大阴唇组合像成人巴掌
大的河蚌般巨大。而中央那对互相交缠覆盖的小阴唇同样肥厚无比,包裹着神秘
的花芯。

  整个花心从外观上看有拇指般粗壮。

  他小心翼翼的沾起手指,像一个老练的菜农在剥着竹笋外的老皮。

  慢慢的,湿滑冒着热气的阴唇被剥开,手指往花心的上半部分按压住往后移。

  最后那层女性包皮便被慢慢翻出、展露了那柱在空气中不断颤抖、有半个手
指长的粗壮阴蒂。

  他用左手压住翻起的包皮,右手指轻轻一弹。随着头顶那声销魂婴甯后,黄
豆大小的尿道不知不觉溢出透明的液体。而那阴蒂便颤慄着左右晃动,像山石之
中驻根、于风中摇摆不放鬆的顽强肉色苍竹。

  「好大」郑国兴喃喃自语「这是我见过最大的」一旁的阿丽早就脸红如血偏
过头去。

  这是她隐藏最深的秘密。自从幼年便开始那个隐私的部位就不断的发芽长大
同时变得异常敏感。

  从原本的米粒大小逐渐年年增大!成年起就从来不和其他女性一起洗澡。结
果今天倒是被这个家伙看了去,顿时又羞又恼但也没什幺办法。

  郑国兴低头俯身一口含了下去,同时不断的吮吸。用舌尖左右摩擦挤压,用
牙齿轻轻磕咬……不一会随着一声娇喘和身躯的颤抖,一股粘稠的、带着淡淡尿
臊和鹹甜味的阴精便喷涌而出。弄在他脸上全是!不过郑国兴更加兴奋了,舌头
和牙齿的频率开始加快,一只手隔着她的阴蒂包皮帮她不断的撸动。另一只手不
断的用指甲轻轻的在尿道和阴蒂之间不断扣挠、骚动。更多的女性液体不断的喷
出。

  过了一会儿,随着口腔的酸楚。他终于停下来,将早已涨的发紫的龟头迫不
及待的挺近那道狭窄的肉缝之中。

  那肉色布满粘液的通道内,第一次感觉到时那幺的顺滑和温暖。这是和他平
时悄悄用右手满足时完全不一样的极秒触感!

  他疯狂不断的在阿丽的身体上耸动……阿丽由于是第一次,在疼痛过后,下
意识的排斥外物的进入。阴道肉壁开始不断的收缩,试图排出那个讨厌的家伙。

  不多反而令郑国兴倒吸一口冷气,肉壁不断的蠕动挤压就好像有千万只小手
不停的在按摩老二、尤其是最前端敏感龟头的部分……他顿时浑身一颤,随后又
咬牙着把持住。

  好险!

  差点缴械投降了、不过实在是太舒服了。

  随着那压抑的娇喘和粗重的喘息里,一点点血珠也随着缝隙滴落在水潭之上。

  随即被沖走,消失不见。

  双方生殖器的紧密结合。导致肉洞内被挤压出的淫靡空气不断发出噗嗤噗嗤
的排气情音。

  阿丽的硕大阴蒂随着一阵阵的高潮不断的硬起疲软。阴精粘液甚至连憋了许
久的赤黄尿液也都喷发而尽。而郑国兴在连续射了三次后也终于支援不住,和阿
丽相拥在凉爽的浅水潭里。像两条肉色的搁浅鱼类不断喘息,阴茎疲软的垂在一
边,阴蒂花心也再次缩回层层的包裹中。

  在两人交欢时刻。另一边山谷下独自一人的刘勇慢慢的不耐烦了「那两个家
伙怎幺回事?」他抱着步枪接着篝火不时的左右观望,可是四周依然静悄悄的。

  他心里顿时一麻。「不会是跑了吧?两个混帐家伙。」

  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脚伤时时刻刻折磨着他……难道就这样死去?

  还没操过那个医护阿丽,就这幺等死?

  刘勇不甘心的挠挠胯下那坨腥臭而又肥大的生殖器。

  这是他的骄傲,勃起时那28cm的长度、加上两颗鸡蛋大小卵蛋、为儿童
手臂粗细阴茎提供强悍的动力、那向上翘起的倒钩蘑菇状紫黑龟头,简直就是所
有被掳妇女的噩梦。当年土匪窝里众人除了老大叫他刘老二外,其余人皆是称呼
为「毒蛇」。

  这是为何?

  因为一进一出,那夸张的长度加上奇特的倒钩形态。最彪悍的战绩就是在众
人面前,活生生将一个少女的娇嫩子宫用龟头阴茎抽插钩了出来。当场子宫破裂
大出血惨死!

  正当他回忆往昔雄风时,脑后耳边忽闻风声扎起、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人从
背后打晕。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